新闻中心

MONE>>

产品推荐

MONE>>
当前位置:江西怡和医药有限公司 > 新闻资讯 > 行业动态 > 浏览文章
挂号要交2000元服务费 黄牛垄断号源 医院斗智斗勇

发布日期:2020年11月03日  阅读:  来自:医药网
三甲医院挂号系统加入人脸识别技术,并不能长久解决黄牛抢号高价卖给患者的问题。如果不能平衡有限的优质资源,那么催生出畸形需求就不足为奇。医院在技术层面跟黄牛斗智斗勇的过程中,也需要考虑提升挂号系统的管理能力。
 
  号源垄断,患者呼吁挂号加入人脸识别技术
 
  近日,据健康时报报道,四川大学华西第二医院产科建档号难挂,黄牛收取高价挂号服务费成了当地不少待产女性热议的话题。有人直言?在华西附二院挂个建档号,可比春运抢票难多了!
 
  报道中,根据受访者提供的信息,华西附二院的产科建档号是在早上八点开始在该院的微信公众号上放号,患者需要提前绑定好自己的健康就诊卡,等放号后,点击页面上产科医生的头像进去挂号,输入图片验证码,如果弹出支付挂号费的界面,就代表挂号成功。
 
  然而,当患者在点击医生头像进入挂号、输入图片验证码后,却长时间没有响应。再刷新页面,则显示已无号可挂。
 
  事实上,已经放出的号是被黄牛抢走了。患者想要顺利挂上号,必须找黄牛上交一定金额的挂号服务费才行。否则,就只能看运气、拼手速。
 
  黄牛收取服务费也分等级。报道称,根据医生等级、院区、是否需要特需号等,黄牛收取的服务费从1200元—2000元不等。医生等级越高、或指定要挂特定医生,收费往往越高。
 
  黄牛的挂号操作堪称眼花缭乱,不仅要代替登陆登陆患者的微信,还要求近期微信转账不超过2000元、微信钱包留下200元余额,保证一周内一定可以挂到号,而且是建档号。
 
  至于黄牛是如何能抢到建档号、是否借助了特殊软件,不得而知。
 
  目前,华西附二院在线上挂号预约时只需要输入图片验证码即可,无其他验证识别流程。
 
  不少患者呼吁,预约挂号加入人脸识别功能,精准匹配号源,杜绝黄牛抢号。
 
  抢号手段,黄牛甚至会联手黑客
 
  事实上,医院号源被黄牛大量抢走的现象绝不止上述一家医院。有人可能会疑问,移动互联网改造并冲击了这么多行业,按理说?黄牛?这种灰色职业早应该被互联网医疗革命掉,他们不可能再有生存空间。
 
  但实际上,黄牛们不仅没有受到根本性的冲击,反而利用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出了新的模式。
 
  移动互联网被广泛应用之前,黄牛靠的是人力通宵排队、医院内部人士来获取号源,当挂号从线下升级到线上之后,黄牛们无需排队和内部资源也能轻松完成抢号。他们的第一利器便是抢号软件+高性能网络。
 
  具体来说就是,黄牛们在高性能电脑设备上登陆抢号软件,利用万兆光纤网络(网速是普通家用网络的数十倍),大大提高抢号成功率。此前有媒体报道,一位专家上午开放12个号,分在公众健康平台、医院的微信预约平台、12580和现场挂号四个渠道,同时开放预约。
 
  一位黄牛很轻松的抢到3张,并称?你们怎么可能抢得到?我们要不是有专业人士用抢号软件抢,也抢不到的。
 
  抢号软件的开发者则是靠出售软件来赚钱。
 
  在2018年的一起案件中,四名被告在广东揭阳市制作针对京医通挂号平台的抢号软件,后将软件以6000元的价格出售给号贩子高某、以5000元的价格出售给号贩子郭某,同时还为郭某专门制作针对空军总医院的抢号软件。
 
  更甚的是,除了常规的抢号软件,还会有少数黄牛和网络黑客合作,入侵到相关医院的挂号系统,锁定号源,然后再精准发放给相应的黄牛或者患者,以此来赚取高额利益。这些已经涉及刑事犯罪。
 
  黄牛们不仅借助互联网发展出新模式,甚至还提高了收入。
 
  虎嗅网此前报道,有黄牛表示,黄牛们都是在利用医患之间的信息不对称来赚钱,互联网医疗对他们有所冲击,但是整体收入并没有变化。
 
  以前一天十几个病人要挂号,现在只有一半,但是单价高了,整体收入还是没有受影响。一个专家号是800,如果特别难搞的专家,会加价到1000元甚至是3000元。他称?互联网提高了他们刷票的效率。
 
  斗智斗勇,人脸识别不能长久解决黄牛
 
  既然只需要输入验证码的在线预约挂号容易被黄牛攻击,那么加入人脸识别技术的挂号系统能解决问题吗?
 
  正如健康时报在报道中所指出的?目前全国范围内的医院实现了预约挂号人脸识别的并不多,只有重庆中医院和重庆第三军医大新桥医院部分实现人脸识别功能,其余的大部分挂号平台尚未实现。
 
  在重庆中医院信息科主任彭梦晶看来,人脸识别技术也只能阶段性的解决黄牛抢号源的问题,医院和黄牛们处于一个斗智斗勇的过程中。
 
  彭梦晶介绍,重庆中医院为解决黄牛的问题,在挂号系统中加入人脸识别技术,类似于很多银行app认证时的人脸识别,需要做出眨眼、点头等动作。
 
  加入这一技术后,黄牛消停来三个月。但三个月后,就被破解了。
 
  我们医院的专家医生会反馈给我们患者是否挂到高价号的消息,他们很在乎患者挂号的问题,毕竟患者花高价挂号,很不值得。彭梦晶说,加入人脸识别技术三个月后,老专家们反馈说又有患者挂了高价号,医院的挂号系统又被黄牛攻击了。
 
  黄牛会让患者先录一段视频,然后在页面录制和回滚,通过跑脚本的方式劫持挂号页面,获取号源。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医院的挂号系统只能继续升级技术。重庆中医院的做法是,联合公安部门做人脸的双向认证,增加挂号页面被劫持的难度。
 
  目前,这样的升级已经有三个月,还没有听到医院专家医生们的反馈。但彭梦晶认为,即使增加了技术难度,却不能保证它能够长期抵挡黄牛的攻击,黄牛们也在琢磨新的套路。
 
  双方的斗智斗勇,也是在促进医院的技术升级。从技术层面讲,我们还是要感谢这些黄牛,不是他们的话,也不会倒逼我们不断在技术上升级。彭梦晶虽然厌恶黄牛抬高挂号价格,增加患者负担,但也意识到黄牛的破解技术也在倒逼医院进行信息系统安全维护和升级。
 
  目前,重庆中医院并没有对所有的科室挂号加入人脸识别技术,而是通过大数据的分析,找出那些一两秒钟就被抢光的号源,加入技术。至于那些没有秒抢的号源,黄牛也不会去关注。这样以来也为医院节省了不必要的成本。
 
  目前,华西附二院也在昨晚发布公告表示,医院将升级微信挂号的人脸识别功能,对部分紧俏号源采用人脸验证无误后才可进行预约挂号。
 
  资源失衡,医院要提升系统管理能力
 
  有观点认为,黄牛滋生的本质原因在于医疗供需失衡以及信息不对称。这一现象在医院挂号上和每年的春运抢票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对于医院挂号而言,可以说只要有对专家号的强烈需求,就会有黄牛。八点健闻在此前的报道中指出,三甲医院门庭若市,基层医院门可罗雀状况不改变,黄牛就不会消失。
 
  在葆德医管创始人周嫘看来,优质资源总是有限,在这背后,需要关注的是优质资源的合理使用和效率优化的问题。
 
  周嫘指出,单一的医疗资源稀缺,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大家拥挤到三甲医院就医,从根本上反映出的是对医疗的整体不信任。在管理上,体现的是挂号系统的管理能力提升的问题。
 
  周嫘据此提出一些可能的解决办法。比如,可以把建档和普通号的入口分开。
 
  对于本院的一年建档的容量要精确计算,并动态分月公开;对于产科的内部管理要建立科学合理的诊疗分组制度,对于无基础病的普通产妇建档量及高危、疑难产妇建档量做出相应的资源分配及引导。以及提高医院产科在妊高、疑难、危重等方面解决问题的能力及效率,避免医院产科在分科或分组之间的低质化的互相竞争现象。
 
  另外,对于更多的三甲医院,通过分级诊疗和医共体,释放更多的资源,和网络内医共体建立良好的临床同质共管机制,让普通老百姓放心到下级医院去,同时也帮助下级医院提升业务量和技术能力。